For International

塔州之光——能与世界互动的技术创新 (2019-03)

Definium

(左图:Definium首席执行官Mike Cruse监控半自动焊膏丝网印刷机;右图:完全组装的电路板,用于Definium的8通道LoRaWAN网关)

马克·克鲁斯 (Mike Cruse) 喜欢制作“东西”,特别是能与世界互动的技术。

这有可能是测量牡蛎的健康状况的生物传感器或者主题公园骑行,也可能是削减燃料消耗的汽车燃油控制系统或用于矿业公司的节能路灯。

克鲁斯 (Cruse) 是Definium Technologie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efinium 是一家总部位于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的科技公司,主要为广泛的应用领域设计和生产智能传感器和控制系统。

就在两年前,克鲁斯还在朗赛斯顿的地下室里研究“东西”。如今,他经营着占地700平方米的设施,有价值200万美元的设备和10名员工。

克鲁斯说,这都是“放胆一试”的成果。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可以接受别人的建议,他说,“但别让任何人告诉你哪些事情行不通。你要自己找出答案。”

Definium Technologies若干年前在美国就已成立,当时克鲁斯所属的一个团队为在洛杉矶经营出租车队的客户提出了一个节省成本的想法。他设计出一个控制系统,让该客户能够把他的汽车转换为丙烷动力,每年可节省1500万美元的燃料开支。

“据我们所知,它是唯一符合加州排放标准的专用转换系统,”克鲁斯说。“我们必须每年对系统进行更新,因为汽车公司并不会透露其汽车系统的变化。因为,我们必须与车载电脑‘交谈’明确需求。”

创造市场

十年前,克鲁斯带着家人和公司从美国回到了家乡塔斯马尼亚,决心带点东西回来。

他承认当时“没有多少人在做我正在做的事”——设计软件并搭建硬件来运行。“塔斯马尼亚并没有先进的电子制造能力,”他说。

“我确定我们这里需要一些生产力。我想在内部做所有事情——设计,制造和开发。基本上是在我们的市场中开拓市场,建立一个生态系统。”

克鲁斯对制作东西的热诚可以从各方面体现出来,例如建立一个可监控塔斯马尼亚农业的用电用水的灌溉门,还有为快速升级的物联网而设计非常小巧智能的设备。

采用由美国半导体供应商升特公司 (Semtech Corporation) 研发的LoRa长距离低功耗无线技术, Definium 正在生产长寿命传感器,可用作测量农场的河流水位和和水温、汽车加速度和矿井湿度,甚至是房间入住率 - 允许全程远程监控、控制和收集数据。

克鲁斯还在研发一种协助老人尽可能长时间在自己家中独立生活的传感器。 这个“单独员工”装置监控活动并在行为有不寻常变化时触发警报。克鲁斯认为这对于痴呆症患者是个大好消息,强调了尊严的风险和保护人们安全的重要性。

“对于我们搭建的一切,我们尽可能地将其作为其他东西的平台,去构建或表达其他的事。就像自助餐般多元,”他说。例如,一个用作楼宇自动化(控制供暖和通风)的设备亦适用于检测英国装甲车的燃油液位,也可应用在测量热水浴缸的水位。

实际应用

Definium 定期跟美国的 Fuels Systems, Brunstedt and Lambert Systems 和American Precision Assemblers等公司进行跨国合作,但是令克鲁斯特别自豪的是与塔斯马尼亚大学 (UTAS)的合作。

这次合作为朗塞斯顿生产最先进的数字传感器的制造工厂铺平了道路,这些传感器过去均出自海外的科技巨头。

对克鲁斯来说,知识转化与创造就业机会同等重要。

“在我看来,最终结果是为了让产业和教育的密切合作,建立一个公司,并教育学生现实世界的可能性,”他说道。

“学生需要接触真实的项目。他们可能成立一家使用Definium的公司,或是一家同样在本地从事设计建造的、与我们竞争的同行。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

克鲁斯十分支持和发展社区,或像他所说“投资到新点子上”。

举个例子,与悉尼Farmbot的简单合约制造关系已发展成一项合作,其中Definium设计Farmbot的新产品系列并为其提供标准Definium产品。克鲁斯解释道,将设计、工程和制造放在一个地方,让客户有更多时间宣传和推广产品优势。

多亏了 Definium与Enterprize Tasmania, UTAS’s Sense-T, and CSIRO’s Data61的另外合作,使朗塞斯顿拥有全澳第一个城域物联网网络 - LoRaTAS。

除了自家产品外,Definium也为第三方提供定制解决方案,设计和/或制造电子设备,包括同轴表贴组装和气相真空回焊炉,X光检查和设备分析,固件安装和设备测试等。

Definium 目前正在美国进行重要的合同制造,包括一家田纳西州公司的1000主板生产运行,还有在亚利桑那州的三个新项目。

“将小组聚在一起增加了对话交流的机会。一个简单的对话,甚至只有一句评论都很关键。我一直以来都这样认为,”克鲁斯强调。

“对我来说最快乐的时光是试图去了解别人的知识领域。”

克鲁斯认为澳大利亚人,特别是塔斯马尼亚人,为创新领域带来了不一样的东西。

“就像岛屿一样,”他说。“我们必须更加自给自足。你有一个想法,去尝试。失败了,你学会了,然后再尝试。我们所做的某些事会激发我们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