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International

悉尼国际中心——全球最高木建商用大楼 (2018-06)

对于建筑公司Tzannes的客户而言,同意设计师用木材而非混凝土来建造他们的七层商业办公大楼是需要极大的信任。但当建于悉尼Barangaroo(巴朗加鲁)地区的International House Sydney(悉尼国际中心)于2017年年中竣工以来,这座世界上最高的木建商用建筑收获了众多国际奖项和无数赞誉。

“这栋建筑在市场上大获成功,租售得非常好,已经有商户在排队等着下一栋木材建筑了,” Tzannes董事乔纳森·埃文对于建筑公司Tzannes的客户而言,同意设计师用木材而非混凝土来建造他们的七层商业办公大楼是需要极大的信任。但当建于悉尼Barangaroo(巴朗加鲁)地区的International House Sydney(悉尼国际中心)于2017年年中竣工以来,这座世界上最高的木建商用建筑收获了众多国际奖项和无数赞誉。 

Sydney-International-House_1

“这栋建筑在市场上大获成功,租售得非常好,已经有商户在排队等着下一栋木材建筑了,” Tzannes董事乔纳森·埃文斯说。

“我们正在旁边建另一栋建筑,它将和悉尼国际中心一样高,但比它长百分之五十。”

创始董事艾力克·坦尼斯说,经过多年的严格测试,证明了可持续木材结构可以作为商业建筑的一种安全、理想以及财务上可行的选择。

“悉尼国际中心采用木结构意味着这种设计对于商业建筑来说风险已经降低了,”坦尼斯说。

从外部看,悉尼国际中心结构独特、简洁,厚重的木梁像从人行道外和建筑物生长出来。在内部,其木骨结构是裸露的,自然光照射进开放的空间。

“在这座建筑中行走的经历非常独特,”坦尼斯说道。

“你能从木材中闻到一股很淡的芳香,另一个不同之处在于它有一种触觉的质感。”

“你很容易就会爱上这栋建筑,因为你能感受到它的结构,并知道它源于大自然。它也并非无暇,不过,它会随着时间推移而越发美丽。”

基于可再生木材的设计

悉尼国际中心已获得了著名的芝加哥雅典娜博物馆和欧洲建筑与设计中心(Chicago Athenaeum and the Europe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 and Design)颁发的奖项,这是Tzannes过去两年来获得的第六个国际大奖。

坦尼斯和埃文斯都是环保可持续设计的佼佼者。埃文斯还在悉尼大学读设计科学与可持续发展硕士学位的时候便萌生出对使用来源可持续的工程木材的热情。

埃文斯说道,“木材是我们能用在类似这种大项目上仅有的结构材料,只要能将森林经营得当,这种可再生资源便会源源不断。”

“它结实、质轻,并且具有很高的强度和重量比,另外还有个优点就是不需要你做大量的地基工作。”

悉尼国际中心的内部结构由在奥地利预制的交叉层压木材(CLT)和以及胶合层压木材(Glulam)制成,随后就“像一个大宜家扁平包装”运往悉尼。

悉尼国际中心不仅有比混凝土建筑更低的碳排放,还能建得更快,而且在建筑的生命周期中需要的改变更少(如果需要的话)。

埃文斯说,交叉压层的云杉木原料来源于可持续经营的森林,基本上做到零废物生成。

其外部以再生的澳大利亚硬木为主,包括适合澳大利亚恶劣的天气条件的铁皮木和松节木。坦尼斯说,这个设计对于纪念之前曾经在此矗立的木材码头和仓库的历史来说很重要。 

Sydney-International-House_2

颠覆设计

可持续设计和摆脱不必要的消费主义是他们工作的核心。

“我们建造可以永久流传的的东西,”坦尼斯说。

他对平均每隔七年建筑物的内饰就需惯常地被“抛弃并重新设计”的现实而感到不安。

“餐馆的内部装修拆除是最常见的,但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所打造的餐馆基本上与20年前无异。”

“基本上我将我们的大型建筑视为大型机械,”坦尼斯说,“我们有能力以更低的能耗来改变建筑设计。例如,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很容易地获取这些服务和翻新......这就是深度设计。”

新旧共存

这一理念在对位于悉尼Chippendale(齐本代尔)地区的Carlton United Brewery(卡尔顿联合啤酒厂)区域进行重新设计上是显而易见的。

这个位于欧文街啤酒酿造项目再次为Tzannes赢得了诸多国际奖项,其中包括201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产新设计奖和2016年芝加哥雅典娜国际建筑奖。

这座啤酒厂的建筑矗立在中央公园区域中心,高耸入云的黑砖遗产建筑顶部镶着闪闪发光的银色装饰物,令人难以忽略。

这些锌质网塔包围了该地的中枢神经系统——即三代电力系统。

埃文斯说,“这个三代热电力系统在现场生产可再生能源,以满足项目地区的所有能源需求,而不必依赖来自其它地方的燃煤电力。”

该系统由WSP集团设计,采用极为节能的技术生产出低碳电力和冷热水,用于冷却和加热建筑。

坦尼斯解释,“最终目标不仅是使我们的建筑达到零碳足迹…… (我们要的)甚至比这还要好——我们的目标是一个积极的碳足迹……例如,回馈给电网。” 

可持续的遗产

“试想艾力克·坦尼斯成为一名建筑师是件非常奇特的事,” 如他所言,“这纯属偶然”。

他说,“一开始我想当一名工程师,然后我决定成为一名艺术家,后来我发现建筑师可以把两者结合起来。”

坦尼斯于上世纪70年代初毕业于悉尼大学的建筑与城市设计专业,又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建筑与城市设计硕士学位。

自从他在20世纪80年代初创立坦尼斯公司以来,他就一直保持着对可持续设计和改善城市环境的兴趣。

坦尼斯获得了美国建筑师协会和加拿大皇家建筑学院颁发的总统勋章,他还是以上两个机构和新西兰建筑师学会的荣誉会员,近期还成为了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荣誉教授。

坦尼斯说,“澳大利亚教育文化的一个显着特点是,我们真正重视批判性思维和独立思考。”

我们有一种教育方法,它鼓励人们挑战各种想法和先入之见,并鼓励人们在知识基础上的全新思考。  坦尼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