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International

多重压力席卷市场,2020澳大利亚红肉行业仍稳定发展 (2020-11)

2019年,澳大利亚经历了最炎热干燥的一年。牛羊养殖者被迫减少牧场活畜数量,导致全国牧群数量降至历史低点,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危机,也考验了红肉养殖者的活畜种群重建能力。

数据显示,去年澳大利亚成为最大的羊肉出口国和第二大牛肉出口国,其红肉出口量约占全球红肉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非洲猪瘟(ASF)的爆发,推动了市场对蛋白质的需求增加,中国仍是澳大利亚红肉主要市场。

在过去的五年里,澳大利亚红肉和活畜成交量保持相对稳定,据报道2018 – 2019财年略有下降。尽管如此,同期红肉和活畜的行业营业额仍有显著增长,而红肉行业即使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干旱的天气之一,其行业附加值和就业水平也仍然保持稳定。

全球肉类消费增长,澳大利亚仍为主要出口国

过去20年,全球肉类消费量一直在稳步增长(见图5)。根据联合国粮农贸易组织数据,全球牛肉和小牛肉总消费量以年均1%的速度增长,羊肉、猪肉和家禽消费量增速分别为2%、2%和4%。2019年,羊肉占全球肉类(不包括海鲜)总消费量的5%,而牛肉和小牛肉占21%。家禽和猪肉分别占36%和38%。

尽管澳大利亚红肉的人均消费量持续下降,澳大利亚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牛肉消费国之一,2019年人均牛肉消费量为25kg。

近年来,虽然羔羊的零售价格攀升,澳大利亚仍是世界上人均消费羊肉最多的国家之一。2019年,澳大利亚人均羊肉消费量下降至6.8kg(见图6)。随着全国羊群数量的减少和生产重心的转移,澳大利亚国内成年羊肉消费极低。消费者更喜爱羔羊肉,加上出口市场对高质量羊肉的需求不断增加,澳大利亚的成年羊肉多用于出口市场。

过去10年,2/3的澳大利亚消费者维持了红肉的消费水平,29%的消费者减少了红肉的摄入量,8%的消费者增加了红肉的消费量。

2019年,澳大利亚是紧随巴西成为第二大牛肉和小牛肉出口国(见图8),也超过了新西兰成为最大的羊肉出口国(见图9)。而中国仍是最大的牛肉和小牛肉进口国(按数量计算),其次是美国和日本(见图11)。2019年,中国进口位列第一。

红肉畜牧业实现高创收,企业个人双方受益

2018-19年,澳大利亚红肉和畜牧业营业额为725亿澳元,约占澳大利亚主要产业营业额的2%,比2017-18年修订的数据增长7%。育肥场和农场部门(肉牛、羊和混合饲养)营业额的显著增长,使2018-2019财年期间营业额比2013-14财年增长42% (见图14)。这是因为出口市场对谷饲牛肉的需求增加,生产者将育肥场作为缓解干旱的主要渠道。

较2013-14财年加工行业的营业额增长了38%,同期批发行业增长了32%。国内零售业的营业额在此期间增长了14%。其中,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和昆士兰州占红肉和畜牧业营业额的70%以上,其次西澳(14%)和南澳(9%)。

此外,受全球市场对高品质蛋白的需求推动,2013-14财年至2018-19财年,澳大利亚红肉和畜牧业附加值大量增长,达到89%。另一方面,该行业在此期间还解决了大约43.4万人就业问题。数据记录了近77500家红肉和畜牧成交量,比2017-18财年下降了3%,但与2013-14财年成交数量持平。

绵羊山羊屠宰出口均下降,牛肉需求持续高涨

截至2019年6月30日,澳大利亚牛群数量为2470万头,同比下降6%(见图39)。持续干燥的环境和主要出口市场对谷饲牛的需求增加,2019年第四季度,澳大利亚的育肥牛数量达到创纪录的124万头。

同年,谷饲牛肉出口占澳大利亚牛肉出口总额的28%,比近5年平均水平高出2% 。出口总量为314070吨swt,同比增长2%(见图45)。2019年,日本是澳大利亚谷饲牛肉出口的最大目的地(按数量计算),与近五年平均水平相比,出口量减少了2%,对韩国的出口增加了10%,对中国的出口几乎增加了两倍。

2019年澳大利亚牛肉出口总量为123万吨(swt),同比增长9%(见图49)。中国超过日本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牛肉出口市场(按数量计算),总计333,224吨(swt),比2018年增长68%(见图50)。中国占澳大利亚市场份额的27%,其次是日本(23%)和美国(22%)。2019年出口额高达108亿澳元,同比增长25%(见图49)。其中活牛出口总量为130万头,比2018年增长20%(见图51)。

另一方面,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国羊群数量为6576万头,同比下降7%(见图56)。山羊屠宰总量为150万头(见图70),同比下降7%,比近五年平均水平低17%。

尽管极端洪水和森林火灾危机长期造成长期影响,但在COVID-19期间,红肉供应链按照其“基本”服务的分类,在全球消费者的食物供应上发挥了关键作用。红肉行业已经适应了自然灾害带来的挑战。然而,最近事件的频率、严重性、广泛性都有所加剧,这将对红肉供应链产生长期影响。

此外,澳大利亚的大多数家庭都喜欢吃新鲜的牛肉和羔羊肉。新鲜度、价格和制作方便程度是影响消费者红肉购买决定的关键因素。因此,大多数澳大利亚家庭表示,他们的红肉消费水平并没有变化。

几十年来在全球市场的联合行业投资,使澳大利亚在食品安全和质量标准方面建立了良好声誉,这将继续支撑消费者对澳大利亚红肉的强劲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