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International

澳大利亚先进医疗科研技术共抗新冠状病毒 (2020-02)

当前,由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引起的疫情是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事件。澳大利亚政府及当地一流的医疗研发机构正加紧工作,尽最大努力共同应对。

2月18日,澳大利亚政府正式宣布投入200万澳元资金用以支持澳大利亚顶尖医疗机构针对新冠肺炎研究项目。该款项将补充到Peter Doherty Institute、CSIRO和昆士兰大学及合作机构已开展的疫苗研发中。

科学家们一直在路上——中国境外首次!澳科学家培育出冠状病毒 助推疫苗研发

疫情爆发后不久,澳大利亚的几支顶级研究团队加紧研究新型冠状病毒,并取得了多方面新冠病毒研究进展:澳大利亚科学家在墨尔本大学和皇家墨尔本医院的联合实验室Peter Doherty Institute便成功首次在实验室内培养出新型冠状病毒毒株。此举让该研究所成为全球除中国外第一个成功分离并复制出冠状病毒的海外机构,这一颠覆性的成果是人类对抗冠状病毒斗争中实现的一项重大突破。

该技术可以在并未显示出任何症状的病毒潜伏期内的病患身上检测出这种冠状病毒。这一突破将极大加速检测排查和疫苗研制速度:科学家将能够研发测试剂,以全面识别可能被感染的人群(包括在没有症状之前);同时,协助科学家在实验室内做疫苗开发测试。目前在澳大利亚,有初步冠状病毒症状的患者在医院接受检测,检测样品被送往Peter Doherty研究所。但是,在这一发现之后,这一切都可能改变。

目前,该病毒标本现已送往墨尔本周边城市吉朗(Geelong)的CSIRO动物测试研究所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密切合作的专家实验室,进行测试和研究,以进一步了解该病毒特性,而WHO又会将这一进展与全世界的实验室分享。

受邀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最新技术参与全球防控疫情

此同时,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亦已要求昆士兰大学使用其最新开发的“分子钳”专利技术为新型冠状病毒研发疫苗——预计最短六个月便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投放生产。“分子钳”技术可以为免疫防御的主要目标——病毒蛋白提供稳定性。

昆士兰大学化学和分子生物学院院长保罗·杨(Paul Young)教授说:“这项技术作为一种针对一系列人类和动物病毒的疫苗生产的平台,到目前为止,在针对流感、埃博拉、尼帕和MERS冠状病毒的试验中取得了一些令人振奋的结果。”
按照惯例,通常研发新型疫苗通常需要数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表示,目前的目标是要以快得多的速度进行研发工作。

保罗·杨教授说,昆士兰大学拥有利用病毒基因序列信息快速生产新疫苗的新技术。他说:“我们的目标在未来六个月内研发并生产出20万剂以上的新疫苗,并证明其安全性和有效性, 以此遏制目前的新型冠状病毒。”

随后,澳大利亚企业CSL主动联系昆士兰大学提供其专利技术支持该疫苗研发工作。CSL将其Seqirus专有佐剂技术MF59®捐赠给昆士兰大学用于临床研发使用。佐剂用于疫苗中以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并加快疫苗的生产和输出。据悉,Seqirus的佐剂技术具有较高安全性,并已多次使用在季节和流行性流感疫苗研发中。

抗击疫情新曙光——新冠病毒研究取得突破,成功培育病毒并完整测序

日前,悉尼大学和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的医学专家团队在日以继夜的努力后,成功利用最先进的生物安全四级(P4)实验室,通过新南威尔士州感染者成功分离新冠病毒毒株,将有助于精确诊断并控制新冠病毒传播。新州病理学的研究工作也证实并扩展了墨尔本Doherty研究所的工作,可让全世界专家们更便捷地利用病毒进行研究和检测诊断。

新州卫生局公共卫生病理学主任、悉尼大学教授Dominic Dwyer说,他的团队已经绘制了四个完整的病毒基因序列,并复制了八种不同的病毒分离株。他们实验室的研究成果会被上传到国际数据库中。

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长Brad Hazzard表示:“当临床医生不了解这种疾病的流行病学,即它是如何表现和复制的,他们就无法研发出可靠的诊断测试来识别并控制疫情。我们的研究团队通过对病毒进行基因组测序并从真实感染者那里分离病毒毒株,而不是使用合成材料。”

澳大利亚拥有享誉国际的高效医疗科研体系。澳大利亚和中国在健康和医学研究方面有着长期持久的合作伙伴关系,澳大利亚将与中国齐心协力共同抗击新型冠状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