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International

新冠疫情引导澳制造业转产 (2020-04)

Mat-Bowtells
左图:马特·鲍特尔(Mat Bowtells)(右)戴着在其考斯工厂的3D打印机上打印的面罩;右图:马特·鲍特尔(Mat Bowtells)的3D打印工厂已迅速转产面罩生产,助力一线医务人员应对新冠疫情。图片来源:Free 3D Hands。

随着澳大利亚制造业行动起来应对新冠疫情,马特·鲍特尔(Mat Bowtells)的慈善义肢公司已迅速转产个人防护装备。

几年前澳大利亚阿尔托纳丰田汽车工厂关闭后,鲍特尔用自己的遣散费在维多利亚州巴斯海岸的一间小仓库中安装了3D打印设施,利用自己的技能开始免费为残疾儿童制造义肢手。

当前,由于新冠疫情冲击了经济,整个制造业陷入瘫痪。鲍特尔的技能再次找到了用武之地。

现在,在防护物资普遍短缺的情况下,他将自己20台3D打印机中的14台用于为正竭尽全力获取个人防护装备的医护人员生产数以千计的面罩。

他告诉《卫报》,“借助3D打印,我们已经可以在短短几天内实现从义肢制作到面罩制作的转产。这意味着我们的产品线要彻底改造了产品线,但这正体现了3D打印技术的敏捷性和灵活性。

“真的是令人叹为观止。”

鲍特尔的故事并非个例。严峻疫情当前,澳大利亚全国上下引发了巨大的转变。新冠时期的制造业正在找寻非同寻常的方式来满足各种物资需求。当地杜松子酒酿厂在生产手部消毒液;汽车制造商在为医院提供呼吸机的专业设计咨询;食品包装公司 Detmold正在生产外科医用口罩;Textor以前生产尿布、卫生巾和婴儿湿巾的原材料,但在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的帮助下,其业务重心现转向了个人防护装备(PPE)。

在新冠疫情引发的转型过程中,澳大利亚先进制造业发展中心(AMGC)为制造业提供了指导。这是一家与澳大利亚政府合作的非营利性机构。

该机构正努力帮助制造业转产与新冠疫情相关的产品,并建立了一个中央门户网站,企业可以在这个网站上登记各自的专业领域、产品和产能。

澳大利亚先进制造业发展中心(AMGC)的董事总经理延斯·戈恩纳曼(Jens Goennemann)博士向《卫报》表示,“一旦我们建立了门户网站后,我们就打开了一片天地。

“到今天为止,已有1000家公司进行了登记。这些公司不仅表示他们希望提供帮助,还说明了他们可以如何提供帮助”。

“因此,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制作不同专业领域和产能的热度图,然后最有针对性地满足需求。”

在澳大利亚国内和世界各地,本地制造现已成为疫情应对措施的关键环节。世界卫生组织已敦促各国将国内个人防护装备增产40%。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Dr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如果没有稳定的供应链,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将面临真正的风险。各国制造业和政府必须迅速采取措施以增加供应,放宽出口限制,采取措施制止投机和囤积。如果不首先保护好医护工作人员,我们不可能遏制新冠病毒的蔓延。”

澳大利亚政府已采取了多方面的应对策略。在从国家医疗库存的储备中释放库存同时,它向国内制造业发出号召,了解哪些企业可以转产个人防护装备。

澳大利亚制造业行业领军人戈恩纳曼(Goennemann)对澳大利亚制造业提出自己的看法。

他将澳大利亚的制造业与人们通常认为的“在工厂制造产品”这两个概念进行了仔细的区分。他说,生产跟研究、开发、设计、物流、分销、销售和服务一样,都只是制造过程的一部分。

戈恩纳曼认为,实际上,澳大利亚可能具有独特的应对能力。他以3D打印为例,指出澳大利亚具有“惊人的本土制造能力”。

“本土的3D打印能力是澳大利亚应对危机的重要标志,”他说。

当被问及3D打印还可应用于哪些领域时,戈恩纳曼提到了呼吸机的供应。呼吸机主要用于帮助新冠重症患者进行呼吸。

戈恩纳曼表示,由于全球供应链的断裂,澳大利亚主要的呼吸机制造商瑞思迈可能难以采购到生产所需的零部件。而这正是3D打印可以大展身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