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International

澳大利亚植物肉企业寻求国际发展 (2020-03)

去年,澳大利亚的初创公司v2food获得了一笔3500万澳元的专项风险资金,在沃东加购买了一块面积为55470平方米的土地,用于澳大利亚国内植物基素肉产品的生产。

v2food计划投资2000多万澳元,将沃东加的用地改造为食品级加工厂,并预计于今年下半年投入使用。在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的风险投资基金Main Sequence Ventures和澳洲汉堡王Hungry Jacks的创始人杰克•考恩(Jack Cowan)的支持下,v2food正迅速把握素肉行业快速发展的趋势,稳步踏上盈利之路。

目前,植物基素肉行业的初创企业已经开始着眼国际化发展,以填补当今肉类产量和全球人口增长所需的肉类需求之间的缺口。

v2food首席执行官尼克·哈泽尔在接受Which-50采访时说:“国际领先的风险投资基金都已经意识到其中的商机,并开始寻求解决(肉类短缺)的方案;而在目前,可实现规模化生产的、可持续性最高的解决方案就是植物基素肉。”

素肉行业的创始人们认为,这对澳大利亚而言是一次难得的机遇;澳大利亚可利用其农业的发展地位、食品业的优良声誉以及自身的地缘优势,服务不断增长的肉类消费市场。

哈泽尔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不仅能为澳大利亚提升价值,还能为这一呈指数级增长的庞大市场供应产品。”

迈克尔·福克斯(Michael Fox)是澳大利亚另一家植物基素肉公司Fable的联合创始人之一。Fable公司去年12月成立,已从黑鸟创投(Blackbird Ventures)、Grok Ventures和食品行业天使投资人等处筹资150万澳元。

福克斯接受Which-50采访时说:“市场上不仅有大量资本,也有大量具有使命感的投资人,他们积极支持素肉领域里企业的发展。”

福克斯还认为,对澳大利亚的制造商而言,植物基素肉在澳大利亚的国内市场面临“巨大的机遇”,在亚洲市场更是如此。

“澳大利亚靠近亚洲的地缘优势是发展素肉行业的极大优势。亚洲消费者对“澳大利亚品牌”情有独钟;尤其在食品类品牌方面,澳大利亚历来以高健康、高安全的食品标准和优质的农产品而享有盛誉。

“比如,我们利用这方面的优势,在动物肉类行业中实现了牛肉的大规模出口,这也同样适用于植物基素肉。”

这一新兴行业也为提升澳大利亚的出口值带来了契机。

哈泽尔曾任Masterfoods和百事可乐(PepsiCo)的研发总监。他认为,虽然澳大利亚拥有强大的基础食品业,但却未能在产品出口海外之前实现价值提升。

哈泽尔表示:“我认为,目前的机遇能让我们大大提升澳大利亚本土种植产品的价值。现在还普遍存在一种观念,认为我们应该提高食物和商品的产量,以满足国内消费需求后能将更多的商品出口到国外,但却没有考虑到如何去提升这些商品的价值。”

“碰巧的是,植物基[素肉]为澳大利亚带来了提升价值的巨大机遇。”

然而,提升价值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以实现澳大利亚国内的规模化加工。

面临的挑战

艾伦·泽尔登(Allen Zelden)创立了三一环球有限公司(Intrinity Global),旨在扶持那些希望通过提升销量、筹集资金、利用国际网络和加工制造,在植物性食品领域实现规模化发展的企业。

泽尔登解释说:“从本质而言,我们是通过积极对接市场、投资者、零售商、食品服务供应商、品牌商和制造商,来推动植物性食品行业的快速发展。”

泽尔登认为,有意进军植物性食品生产的澳大利亚品牌企业最大的忧虑就是资金问题。

“最大的挑战是高昂的入场成本,其次是缺乏独立合同生产商的渠道、以及特色产品供应所需的专业生产要求。”

“‘挤压工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由于对改良型植物基素肉产品的需求,一般用于制造谷类、意大利面等的挤压工艺已成为植物基素肉生产工艺中创新而昂贵的一环,因为挤压机成本可高达100万澳元。

“在植物性食品市场这个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中,澳大利亚众多的植物性食品企业仍然是相对年轻的品牌。由于前期成本居高不下,真正愿意支持他们在这一颠覆性市场中发展的制造业企业也十分稀缺,因此入市的难度也相当大。”

灵活型生产模式

植物性食品目前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而众多的食品原材料实验也尚在进行中。Fable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迈克尔·福克斯认为,目前尚不清楚哪些产品会对消费者具有广泛的吸引力。

福克斯还指出:“市场尚处于早期阶段,许多新产品在不断涌现。有些产品相当不错,但有些可能还需改进。”

“虽然实验工作已经在进行之中,但我们还不清楚哪些产品会引领大规模的消费需求。”

只有当企业树立了经实践证明的、明确的价值定位之后,建立可改良、可适应的灵活型生产方式才有意义。灵活型生产方式不是投资建厂,而是利用已有设备与生产线,打造产品线,实现生产的灵活性、适应性和相互转换性。

“当时在澳大利亚,我们还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我们目前在马来西亚生产第一版的产品。但我们同时也在开发新版本的产品,随着公司的逐步发展,最终我们会在多个不同市场进行生产,但我们希望始终确保正确的价值定位。”

这种做法的理念与福克斯之前的公司的业务模式类似,凭借精益的准时生产来完成客户的定制订单。

“至少在Fable公司发展的早期阶段,我们并没有投入过多资金进行规模化生产,这样我们就能保持一种灵活的生产模式。我们可以根据消费者的反馈来及时调整产品的菜谱。这正是隐藏在“猎物之鞋”的生产运营背后的整套理论体系,而在这里我们很大程度上是再次实践这一理论体系。”

Fable的肉类替代产品由香菇加工制成,而亚洲更大规模的香菇产业则意味着,这家初创公司能获取所需的产品、专业技术和设备,从而迅速将第一款产品推向市场。

“我们的产品去年12月才推出市场。目前产品已上市10周,进展非常顺利,但现在仍处于早期阶段。我们希望能借助产品上市,证明我们的价值定位是正确的,然后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评估我们的生产加工计划。”

Fable目前与高档餐厅合作,让产品走上餐台,并很快将在哈里斯农场超市提供以蘑菇加工的素肉产品。

Fable还计划今年开发一种以蘑菇为原料并在澳大利亚加工生产的产品;如能成功,这将为澳大利亚的蘑菇种植者创造更多市场需求。

“我们首先要证明,我们有能力开发一种以蘑菇为原料的肉类替代品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一旦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想,澳大利亚的蘑菇业就会相应做好蘑菇供应和帮助我们进行加工的准备。”

泽尔登还提到:“有意思的是,我们甚至看到象麦当劳快餐连锁店的馅饼供应商OSI这样的大型肉类供应商、以及美国最大的鸡肉生产商泰森食品公司(Tyson Foods)等生产商,也通过与Impossible Foods和Beyond Meat的合作加工和投资,对肉类替代产品领域表现出积极的兴趣。”

“澳大利亚国内目前仅有少数几家合同制造商专业从事这一领域的生产制造,但他们大多数都没有积极推广这一服务,因为他们已经开足马力服务自己的合作伙伴了。但与美国相似的是,我们也看到一些领先的食品和饮料公司,如Besten全球食品公司(Besten Global Food),与植物基素肉企业签署了合同加工协议,所以我们可能很快就会看到许多其他公司也加入这一行列。”

不过,泽尔登也指出了合同制造的局限性。

“同样应当注意的是,由于植物基素肉企业的产品的特殊知识产权问题导致许多大公司都在努力效仿,因此合同制造面临众多此类企业的重重顾虑。Impossible Foods和Beyond Meat投入巨资进行研发自有其缘由,因此,他们选择合作伙伴自然也是相当谨慎的。”

竞争已经开始

目前,随着v2food产品已用于制作Hungry Jack’s的汉堡,该公司正利用其2000万澳元的现有设施扩大运营,迈入规模化发展阶段。新建设施的规模也有望优化公司的资产负债。

哈泽尔表示:“[作为一家初创公司],我们最初没有规模效应,成本较高;但我们制作了清晰的发展路线图。我们正在沃东加建设生产设施,以迅速扩大规模。一旦实现规模效应,我们就会盈利,为未来的发展进一步提供资金。”

“我们正在高速发展。开发产品和工艺的同时,我们也在投资资产和工厂,体现了高速发展的轨迹。但在我们看来,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市场总是处于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

福克斯认为,改变正在来临。消费者出于健康、环保和人道主义等原因,会希望减少肉类食品的消耗;在此趋势的推动下,对肉类替代品的需求也会相应增加。

福克斯表示,澳大利亚面临两种选择:要么抵制变化,要么接受变化。

福克斯认为:“在当前形势下,‘澳大利亚品牌’在亚洲的卓著声誉让我们有了绝佳的机遇来引领发展趋势,引领原料种植的趋势,无论是大豆、豌豆、扁豆还是我们的产品所用的蘑菇。我们要在澳大利亚种植农产品,并将其转变为消费者愿意食用的、美味的肉类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