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International

海洋新机遇:商业级海藻养殖,可持续海洋经济解决方案 (2021-06)

你知道吗?澳大利亚原产海藻是一种高级食物,含有大量营养素,包括奥米茄-3、碘、蛋白质和纤维等。海藻可以生吃,也可以添加到沙拉和汤里食用。海藻也是一种优质动物饲料,牛饲料中添加少量海藻,可将牛肠微生物的甲烷排放量最高减少99%,从而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海藻还能护肤,其维生素、矿物质、氨基酸和抗氧化剂含量很高,以抗衰老、补水和镇定抗炎功效而闻名。海藻还有提升水环境,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甚至可以替代塑料包装。这样看来,海藻产业可是非常具有可持续性发展空间和商业潜力的行业。

尽管澳大利亚沿岸拥有理想的海藻生长条件,但澳大利亚海藻产业规模并不大,且海藻的主要来源来自野生收集。这种方式存在诸多限制因素,包括滩涂海藻的存量、质量、季节性,以及对周边社区的影响和收集许可等。除此之外,由于缺乏对洋内海藻再生能力和打捞的潜在环境影响等方面的了解,从海洋中直接打捞野生海藻的产业前景也令人堪忧。不管从经济、社会还是环境来看,海藻的大规模商业种植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即可以增加就业、促进经济,也可以改善环境。遗憾的是,目前大规模、商业级别的海藻海洋养殖在世界上仍然为空白。不过,去年底从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传来的一个好消息,为扭转这一局面和产业加速发展都带来了无限希望。

商业海藻养殖大丰收扭转局面的关键

2020年标志着澳大利亚商业级海洋养殖海藻的首次大丰收。此番试验养殖是在海藻解决方案合作研究中心项目(The Seaweed Solutions Cooperative Research Centers Projects)的资助下进行的。该项目始于2019年,由澳大利亚工业、科学、能源和资源部支持,参与其中的合作伙伴有塔思尔集团、塔斯马尼亚大学旗下的海洋与南极研究所、迪肯大学以及春湾海鲜公司。

为了最终开发出多营养水产养殖集成系统(IMTA),针对本土海藻商业养殖方法的研究已经在塔斯马尼亚州进行了四年。期间,研究员们建立巨藻(Macrocystic pyrifera)的配子体播种技术体系。该物种被《1999年澳大利亚国家环境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法案》列为濒危物种。现在,这一技术已被应用于其他褐藻类。它的成功意味着可以建立配子体库,为商业养殖试验提供源源不断的海藻种子。新的繁殖技术还有可能略过孵化阶段,将海藻种子直接种植在海水养殖线上。

研究员们很期待对这批收获海藻的成分和质量进行分析。希望通过后续分析,了解这些海藻在食品和农产品中的潜力,也可以证明在塔斯马尼亚州干净水域中养殖澳大利亚本土海藻的独特优势。

澳大利亚海藻研究所——产业发展的先驱

说起澳大利亚海藻产业近年来的飞速发展,就不得不提由乔·凯莉(Jo Kelly)于三年前创立的澳大利亚海藻研究所(Australian Seaweed Institute)。她说,“我们应该对气候变化有所作为,同时也为未来创造新的产业。现在很多人在围绕就业和经济辩论,寻找证据证明要摆脱造成污染的旧行业,推动企业善待地球。我之所以直接投身于海藻这个新兴行业,就是因为它符合所有预期,既有经济回报,又有环境和社会成果。”

澳大利亚海藻研究所自创立以来就是澳大利亚海藻产业背后的强大推动力,研究所致力于为澳大利亚建立世界一流、可持续性强、对气候友好、高科技和高价值的海藻产业,创造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并为健康的海洋和社区提供支持。

澳大利亚海藻研究所与养殖者、研究机构、制造商、分销商和采购商合作,研发和生产“Australian Made”的最佳海藻和产品。即使在疫情期间,他们也没有停下脚步。研究所于去年底重磅推出了《澳大利亚海藻产业蓝图》(Australian Seaweed Industry Blueprint),从各个角度分析并展望了海藻这一将在澳大利亚农业格局中发挥重要作用,成为满足不断变化的全球需求的关键产业。

商业公众兴趣双提升,可持续海洋经济未来可期

随着海藻产业不断兴起,公众和商业对海藻的兴趣都有了很大的提升。海藻永久培养的概念和上升流技术颇受关注。大多数州政府水产养殖监管机构也表示,有意进行海藻海洋养殖,提交养殖许可申请的企业数量也大幅增加。近期发现的一种海门冬属的澳大利亚本土藻类又掀起了一波商业热潮。由澳大利亚总理主持的可持续海洋经济高级委员会也在今年将海藻列为可持续海洋经济的解决方案。委员会报告建议“扩大海藻和藻类的环保商业化养殖,提供食物来源的同时成为燃料、水产养殖和农业种植原料、生物技术、塑料制品创造可行、可持续的替代品。”

目前走在最前端的就是海藻生物过滤池(Seaweed Bio filters)。其作为全球保护海洋的创新之举,在2021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引起专家们注意。这是澳大利亚海藻研究所正在开发创新的海藻生物滤池技术,即利用天然海藻作为生物滤池吸收过量营养物质,尤其是氮气和二氧化碳这些破坏沿海生态系统和大堡礁的物质。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乔·凯莉说,借用天然海藻的力量大规模过滤海水是用天然方式保护海洋和珊瑚礁的一个示例,其附加的好处就是,一旦收获了海藻,它还可以用于动物饲料、有机肥料和生物塑料等可持续产品,为沿海地区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澳大利亚海藻产业蓝图》中着重介绍了海藻生物池,在保护大堡礁的同时,每年创收2亿澳元,并为该地区创造2500个就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