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International

厉害了!澳大利亚垃圾产业的别样回收利用 (2020-06)

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一样,澳大利亚同样深受垃圾尤其是废弃塑料制品的困扰。为此,澳大利亚政府、研究学者、科学家和产业人士一直致力于通过调研、创新和实践来扭转局势,也取得了喜人的成效。其中不乏一些让人大呼惊奇的新方式。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康康澳大利亚的垃圾产业究竟藏着什么惊天秘密。

改变观念从源头做起

最近,新南威尔士州政府针对垃圾回收利用和废弃塑料制品展开了调研工作,将于今年年底公布调查结果。对此,悉尼大学的学者们纷纷发表对废物转化技术发展及垃圾回收未来走向的看法。其中沃伦中心(The Warren Centre)的执行主任阿什莉布林森(Ashley Brinson)提出了一个值得令人深思的观点。他表示,工程师必须考虑逐步淘汰一次性塑料用品和包装,而不是仅通过回收来解决问题。

现代塑料发展已有70年,而大多数经济体仍只能实现百分比为个位数的回收利用率,降级回收显然已无法应对大量的废弃塑料制品。当回收过程所产生的材料在质量和功能性上低于原始制品时,就是降级回收。好在许多具有前瞻性的澳大利亚工程师已从设计上着手,解决消费品使用周期短和一次性塑料用品浪费率的问题,而不仅仅是强调产业链末端的废物回收利用。

节能高效全靠智能垃圾清运

垃圾的收集和运输看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协调有序的垃圾清运是城市环境卫生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保障。

澳大利亚一家名为智慧城市(Smart City Solutions)的智能废物技术公司就率先开创了技术和数据驱动的“互联网+”时代的垃圾清运新模式。由其设计的太阳能智能垃圾箱Clean Cube,能够实时监测垃圾量,并自动清除箱体周围的遗漏废物。其压缩箱的容量也是传统的八倍。由此减少了垃圾清运车收集的频率,进而节省了能源。该公司基于网络和云托管的清洁城市系统(CleanCityNetworks)更是革新了垃圾清运管理。只要有浏览器和网络,学校、社区、政府都可以随时随地查看垃圾收集情况,管理清运并根据平台数据分析优化设置。

海洋垃圾分离收集装置(Seabin V5)是澳大利亚又一项屡获殊荣的高科环保设计。这种安装在游艇俱乐部、码头、港口和其他相对平静水域的小黄箱可随海浪上下漂浮,通过水泵和特殊滤网的运行拦截并收集漂浮碎屑、大小塑料废品、油污、甚至超微纤维物质。用去除物理、生物污染物的方式清洁水域。一个小黄箱一年能够收集超过1.4吨的海洋漂浮垃圾。

如何变废为宝,塑料制品七十二变

你或许只知道塑料垃圾是严重的环境问题,被回收的塑料大量采用填埋或焚烧的方法处理,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你不知道的是在澳大利亚,回收塑料摇身一变,成为新的资源来源,为城市建设和民众生活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最近火遍澳大利亚大江南北的一条位于墨尔本北部的网红路雷菲尔德大道(Rayfield Avenue)就是名副其实的塑料路。这条长300米的马路是由20万个塑料袋、6.3万个塑料瓶以及4500个打印机废旧墨盒里的墨粉混合而成的“塑料沥青”(Plastiphalt)所铺设。据测试,塑料沥青在使用寿命上有65%的提升。也将塑料的回收利用从马路牙、减速杠和公园桌椅在规模上有了质的飞跃。这一创新技术是由澳大利亚公司唐纳(Downer)、闭环(Close the Loop)和雷德集团(Red Group)共同研发的。

再比如由废旧塑料制成的多灵复合塑料轨枕(Duratrack)。一吨废旧塑料可生产约30个轨枕,也就是说安装一公里这样的轨枕可回收利用约45吨废旧塑料。与混凝土或钢制轨枕相比,生产塑料轨枕所需的能源更少,产生的温室气体也少得多。而与传统枕木相比,塑料轨枕的采用更是缓解了对稀缺木材资源需求不可持续的压力,减少对森林的过度砍伐。更妙的是,塑料轨枕在使用寿命结束后还可以再回收利用。

可持续发展,循环经济是王道

有学者认为,尽管澳大利亚在垃圾回收利用方面已经很出色,但仍需要秉承“再使用、再利用、再制造”的原则革新技术,充分发挥循环经济的潜力,让物质和能源在循环中得到合理、持久和环保的利用。虽然转化不可回收的塑料及其他材料为能源是一项已在世界范围内安全应用的技术,但转化率仍有待提高。

这不,悉尼纳米研究院(The Sydney Nano Institute)的托马斯马斯迈耶教授(Professor Thomas Maschmeyer)就带领他创业公司Licella的团队开创了一种新的塑料化学回收技术,名为催化水热反应器(Cat-HTR)。这种水基工艺将塑料混合物转化为石油和天然气的效率高达创世界记录的98%。石油可以用于提炼新产品,包括化学品、塑料和燃料,而天然气可用来为该过程提供动力。这项技术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新定义了塑料的化学回收利用,在商业化的途经上帮助澳大利亚经一步实现了塑料循环经济。